星期四, 11月 03, 2016

野外定向專家 運動學心理

另一位因優異表現見報的定向好手。

資料來源︰都市日報 2016-11-03 第24頁

行山客遭「黐頭芒」纏褲

在10月16日扶輪公園舉行的都會定向錦標賽,出現了一張張令人XX(不知如何形容)的照片,甚至出現在新聞紙上。

資料來源︰頭條日報 2016-10-23 第2版

其實此圖片不只出現在一份報章中,只是這份報紙指明它是來自定向比賽的,雖然它又說跑定向的是行山客。

(這也是小弟近期絕跡定向場的原因)

星期五, 9月 09, 2016

定向小故事 - 煙霞

事先帶頭盔:
1. 小弟的確說過暫不把定向小故事刊登在此。只是轉念一想,拙作「愛玩。定向。全攻略」在小弟努力經營(脂肪)下,應該在未來兩年都不會面世,換言之把「定向小故事」結集成書,也不會在可見將來成事。為免我忽然柏金遜症發作而把所有記憶遺失,所以請容我把她放在這裡。不喜歡看的,不看就成了。
2. 亦請不要質疑小弟有關警方處理案件安排的描寫,因為我在這方面毫無經驗,所有都是「老作」。當然有關Wilson的一切,也全是我的臆想,畢竟我從沒如此幸運,認識過一個真的有錢仔。
3. 小弟絕不鼓吹自殺行為。

 電話響起,她急忙的去聽。

「你好,請問是否許慧貞小姐。」一把陌生的聲音從話筒另一邊傳來。

「是的。」

「請問你是否認識程啟心先生?」

「...是的,怎樣了?」她遲疑了一會,因為她不肯定Wilson是否這個名字。

「對不起,忘了自我介紹,我是西區警署的黃國昌督察,很抱歉的告訴你,程先生在今晚約十一時,已經不幸去世,原因是從住所墮下...」

她呆若木雞,時間對她而言仿如已停止。黃督察對此大概亦經驗豐富,所以沒間斷的繼續說下去。

「...我們從程先生的遺物中找到你的聯絡方法,由於希望能澄清一些事實,所以我們邀請許小姐來我們這裡,錄取一份口供。而程先生亦提及有東西要交給許小姐,我們遵照他家人的意願,屆時會把它直接交給你...

其實這些她只接收到十分之一,這一天以來發生的事,已超逾她的承受能力十倍。

「...警車很快就會過來接你,請問你的住址是否尖沙咀....」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怎樣與他相識的呢?她已經記不起。

多年前,中學畢業時,她進了這間大公司,擔任一根小螺絲釘。每天準時上班,準時下班(加班後),幹著一些她不明所以的東西,拿著不多也不少的薪水。下班後返回家,與父母一起吃晚飯,聽歌看書上網睡覺,十年如一天。

她只記得,是在某一個夏季,在辦公室內與他相遇的。當年他像不少高層的「皇親國戚」子弟,在暑假到這裡做intern。在公司每年都見到這些景象,不會泛起她心內的漣漪。他們只是到此一遊,賺錢買花戴,連候鳥也不如,季節一過,就永不再復返。大家根本處於不同位置,她壓根兒沒想過木訥又平庸的自己,會與這些天之驕子有任何瓜葛。

他湊巧被分配在她的部門,偶爾也會閒聊數句,他甚至會主動找她攀談一下,已算是接觸得較多了,但她也不會為意。但想不到的是,在離開後,他竟仍維持與她聯絡。她記得第一次,他不知從那個高層手中,拿到她的電話,他致電給她,約會她到尖沙咀某高級酒店的餐廳,享用了她不曾想過的星期日下午茶。

他彬彬有禮又不拘束,她也說不出是甚麼感覺,總言而之,在一起,他們很自然地就一見如故。於是,這變成固定的約會,每逢星期天,他倆總會在這間餐廳這張桌子,吃著同一款下午茶,談論著定向這項冷門運動。他仿佛有魔力般,讓她從來沒有失約過,縱然他每次總像灰姑娘般,準時地來,準時地走,從不逾越一步。


她不清楚這算是甚麼關係,只知道這樣的情況已維持多年。每一次,他總是氣喘喘的,有時甚至滿臉泥濘地現身,與她訴說在比賽中遇到有趣的事,他如何在熟悉的地方迷途,又如何驚險地後發先至,用自己的機智和路線選擇,把體力超卓的對手擊敗。而她,則只會靜靜地聆聽,她心知自己平凡的故事,不會引起他的興趣。何況,他也不介意她的沉默,當沒有話題時,他只會安靜地望著她十分鐘,然後說︰「你吃東西的樣子很有趣。」


她大概是全香港不玩定向的人口中,最了解這項運動的一個,雖然她不覺得這個榮譽有甚麼意義。


她心知肚明,自己和他不會有其他交集,他是真正的富家子,家住半山,名車成籮,家族生意消息會出現在報章財經版,甚至他兄弟的緋聞對象,也不會是她這種級數,而起碼是模或者薄有名氣的女藝人。


但她也清楚,自己的內心已為他預留了一個位置,剩下的空間不足以再容納多一個男朋友。她知道隔鄰部門的Philips大概是想追求她。事實上,Philips約會過她數次,她也有試過應約,但只要有他的影子在,她總無法投入另一邊。

她想,總有一天這些會結束,比如他會把結婚請柬交給她,或者把最後一個女友介紹給她認識。否則,她大概會瘋掉的。


這個星期天,也是一如過往,她已忘記是第幾次約會了。只是他的樣子,看來是少見的憔悴。

「你今天的賽程很長辛苦的嗎?」

「 妳也很清楚的,在定向中,長度並不是與難度掛勾的。不過某程度妳也沒說錯,今天對我來說,的確是辛苦了些。」他笑著回答,但不知何故,她覺得他的倦容蓋過了笑容,語氣中仿如有些不耐煩。認識他太久了,她總能從眉頭眼額中看到些甚麼。

他是否已厭倦了這樣呢?她忖度著。她成績不好,但也明白色衰愛弛這成語的意思(雖說她亦知自己根本沒有色)。忽然,她不知哪裡來了勇氣,要和他有個了斷。

「 Wilson,你覺得.....我們其實是怎樣?」

她已有心理準備,這句說話,很有機會對這段關係,作出致命一擊。

但他似乎聽不到,低著頭,好像是累極睡著了。她驚覺,之前儲起的勇氣竟消失無蹤,剩下的只有恐懼。她轉而祈求他聽不到這句話,在這一刻她還未準備好失去他。

過了大概是她人生最難捱的一分鐘,他終於抬起頭,再次笑著對她說︰

「對不起,竟然睡著了,我今天狀態真的不佳。對了,已和妳分享了定向這麼多年,但一直未有和妳到過實地。不如今天和妳一起,去看看今天我比賽的地方好嗎?」

「你不是很累嗎?」

「出到野外吹吹風,我自然會精神起來的。」

他很快結了帳,領她到他的Tesla跑車,這是她第一趟坐上這輛車,她想,正如這輛車,她可能只是他的一小部份。他生活的多姿多采,是她難以想像的。她的世界就單純多了,雖說她也搞不清這是不幸還是幸運。

「放心,我不會帶妳去偏僻的地方把妳賣掉的,只會去些路邊的控制點。」

車子很快到了目的地,比賽結束了多時,山上已沒有賽員。他倆沿著小徑走了五分鐘,他指著遠方的一個位置說︰

「我早上有個賽段,就是由那邊,一直沿直線越野到這裡。」跟著他指向另一邊,「再攀上這個小丘,才到達我的控制點。」

她望望地圖,問︰「為甚麼你不選全部沿小徑跑呢?」

「這樣路線會很長,如果只跑不閱圖我一定輸給其他對手的。」他以專家口吻回答。「但你也說得對,我就是給這條自己選的路線害慘了。在中間我走錯了方向,到另一個相似的位置,結果找來找去也找不到控制點。」

「這是你之前常說的『平行錯誤』嗎?」

「接近吧。何況妳看,在今天這麼大霧的情況,五米外也看不到marker(標誌旗)。我一直在找,以為在對的地方,但最後才發現,原來自己是天下間最傻的人。」

「你會因為這樣不高興嗎?」

「當然會啦。不過轉念再想,這個錯誤也是自己自找的。我想,自選錯誤,可能還是比被迫正確強一點。」

「是嗎?你說的一向很高深,我大概一世也不會理解。」

「但你起碼也該明白,定向是選擇的遊戲罷?好吧,我們今天到此為止了。」

在大霧中,她感到害怕,只有緊貼著他走回去。他還是如過往般親切,但今天卻又隱含著濃濃的鬱悶,她頭一次感到與他是如此接近,但又是如此的疏離。

回到車上,他很紳士的載她回家,到達她的家樓下。臨離別時,她也不知如何與他告別,只有說︰「今天的你,好像與一向不同。」

「慧貞,你說得對,這真的是特別的日子。」他轉回車上,忽然彈出這一句︰「對不起,從今刻起,我們不要再見面了。」

雖說她之前曾想過迫他表態,但這突如其來的告白,還是讓她措手不及。待懂得回頭之時,她已見到他的Tesla跑車正在絕塵而去。

「為甚麼...」

她並不傷心,畢竟在車裡,她看到一條肯定不屬他倆的絲巾,早有心理準備。只是她不懂,為甚麼他要以這個最傷害她的方式跟她告別。她眼淚沒流一滴,如常返家吃飯,入房聽歌上網,正常得連父母也看不出有任何異樣,只有她知道,自己此刻如行屍走肉無異。

但不旋踵,她就收到這通電話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深宵從警署走出來,她內心仍是一片空白,手上則拿著一個信封。

Wilson墮樓前,已傳了訊息給家人,加上他留下數封遺書,警方認為他自殺的機會很大。這次與她的會面,某程度也是要確認這點,當然,另一個因由,是其中一封遺書是給她的。

她最後決定不打開這封信。那麼,Wilson在她心中仍是長存的,這個故事將能延續下去。橫豎,她已無法再接納另一半,這一半已永遠被他佔據。

實在,這亦是他想實現的最後卑微願望。


只有在定向,我在可自由選擇方向。

只有與妳在一起,我才能做回我自己。


除此以外,我人生所有東西,在出生時已經註定。我只有一個正確的前進方向。

但若果沿這個正確的方向,我將會永遠失去妳。

所以,請原諒我這次自作主張,選擇了錯的路線。





星期三, 6月 01, 2016

改朝玩代

經營這個blog,不經不覺,已經有十年了。

十年在人生是很短暫的時間,但在快速的現代社會,已經經歷了幾個世代。

我曾經把其他定向友的blog羅列在這裡,但時至今日,這些blog大部份已經不在。當然我不會怪他們,因為連盛極一時的Yahoo Blog!,亦竟會毫無預告地收檔(小弟另一個爛blog亦受牽連)。Blog這個東西,彷如軟碟機或DOS,大概不只是過時,更是大家應遺忘的東西了。

事實上,我亦發現,若果我沒有把這裡的文章連結放在FB上,收視率會低得慘不忍暏。不用我想,現時的大勢,就是不分享,就不會有人欣賞。

資訊太多,腦容量太小,推過來的訊息已夠餵飽大家有突,要拉大家常來這裡,看看小弟有否心情更新,似乎是太奢侈的願望。

但大家亦知小弟行事低調,要做自我宣傳比死更難,所以想來想去,要突破困境,還是採取「借刀殺人」之計 - 就是把我原來放在這裡的文章,投稿到其他媒體,讓他們幫我發散出去。當然「盜亦有道」,在可能的情況下,我不會一稿多投,每個地方每份稿,我也會有其獨特之處,即使同一活動,報道方向、風格也會有些差異(當然也希望大家留意到)。

現時我的「地盤」有三個︰

  • Sportsoho (運動版圖)雜誌 -在寫「定向人生」專欄已有半年,仍在努力摸索中,希望不要太快摺埋(這個要大家真金白銀支持,謝謝!)
  • Fitz.hk網站 - 多隨心的東西,例如感想,或者定向知識等,現正在撰寫一個「定向四寶系列」
  • Sportsroad (體路)網站 - 較多「新聞」類消息,如重要賽事報道,宣傳等,今年亞洲賽期間希望可以做個直擊報道

另外,小弟之前因出版「野外定向全攻略」和「愛玩野外定向」而設的網站http://www.go-orienteering.info,應會在七月摺埋(關閉),畢竟租用費和網域註冊費也不便宜,在這時勢,我開始要節約一下,把錢留來做定向賽的報名費了。

至於這個blog...她還是會存在的,始終我還需要一個位置,放置定向在媒體的報道。若果你已是Facebook我愛野外定向群組中人,應已常被我分享的連結滋擾,將來我還是會這樣做的(嘻嘻)。

但去到最後,我最想說的是︰在這十年間,定向群體是有一定增長,但不知何故,大家還是吝於分享自己在定向的喜與哀,大抵定向人都是較內歛的。不過,我想總有一些笨蛋,與我一樣仍然迷信文字的力量。如果你也是同路中人,不妨告訴我。

星期二, 5月 31, 2016

大學生紮鐵都要玩野外定向

接連上報章+電視節目+雜誌,我想,近期最紅的定向人,不可能不是「定向鐵人」了。

資料來源︰U Magazine (ULife+ Weekend) Issue547 2016-05-20, pp.70-71

星期二, 4月 05, 2016

星期五, 3月 18, 2016

定向小故事 - 紅天灰雨

這可能是暫時最後一篇放在這裡的定向小故事,原因倒不是少人看(雖說這也是事實),而是小弟有打算把她們集結成書,若果太早把所有的東西都放在這裡,似乎是幫出版社和自已倒米。但既然這可能是「最後」,當然要拿出最好的壓箱寶,吸引大家稍後捧場。上次已寫過香港最大(規模定向賽事),這次我就決定「玩大佢」,寫個全球最大,就是我常說要去,最後上年終於去得成的O-Ringen的小故事。

想看O-Ringen的真人真事則可瀏覽小弟數月前在Sportsoho的介紹,或者買本野外動向2016年1月號。

這天回老家吃飯,老媽子把一封信遞給他,「偉仔,有封寄給你的信。」還搖頭說︰「不是來追債的罷?」

「老媽,您開玩笑嗎?雖說我現在是一個人住,一個人賺錢交租,但總算身家清白,無不良嗜好,玩定向花不了多少錢,不用幫襯『Bond民』的。」

不過又的確,現今這個世代,連ICQ和MSN亦早被淘汰,他也是靠著Facebook「我愛野外定向」群組與定向朋友溝通時,實在想不透有甚麼人還會寫信給他,還是寄到他已搬走三年的老家。

但當他看到信封面時,頓時神不守舍,彷如靈魂出竅。弄得老媽子真的以為那封是追債信。

好不容易返到自己家中,洗過澡,好像古人般淋浴更衣完,他才拿著拆信刀,珍而重之地把信封拆開。他當然知道寄信人是誰,信封上的筆跡,大抵會是他最後才遺失的記憶。

他望著這張陌生但卻熟悉的吉蒂貓信紙,彷彿一下子返回了十年前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高中年代,李志偉算是班上的風頭人物。

論武,他是學校的長跑隊成員,更曾代表香港出席外地的定向比賽。論文,可說是偽文青的樣版,他蟬聯了三屆班際作文比賽的冠軍,還曾經投稿過多本文藝雜誌。

他雖是這校的插班生,但憑著文武全才,很快成為班上的受歡迎人物,不拘小節的性格也讓他與同學們相處融洽。不過畢竟是少年得志,偶爾會盛氣凌人的他,中四下學期,就搞出了一件大事。

事件源自班際戲劇比賽,以他的資歷,當然是劇作者的不二之選。 同學們交給他的構思很爛,他費盡心思,把它改寫為一個自己尚算滿意的版本。正當他也沾沾自喜時,有同學卻找來外援,寫了另一個劇本演出,最終他們班得了冠軍。但同學們沒有事先知會他轉劇本一事,令他覺得很不受尊重。

他一氣之下與全班鬧翻,整整一個月,沒對任何同學說過一句話。同學們自知理虧,但又覺得應藉此挫挫他銳氣,於是亦趁勢集體杯葛他。

在這段冷戰時期,某一天,他忽然收到一封信,可愛的吉蒂貓信紙上,其實僅是一些閒話家常,和寥寥數句鼓勵說話。只是出奇的,是寄信人竟是朱麗,一個在班上相對離群的女同學,尤其她和男生,基本上沒有任何交集,有些男同學索性稱她為「女柏金」(若是球迷的話應會知道這個花名的意思),自然,李志偉與她也並不熟絡。

他有點疑惑,但更感到窩心。他想不到在這艱難時刻,支持他的不是平日稱兄道弟的死黨,反而是一個不甚相干的女孩。她那與冷漠外表不符的熱情,讓他留下深刻印象。他把抑壓幾星期的情感,藉著文字宣洩在回覆她的信中。就這樣,開始了他倆的書信來往。

最終同學們還是與他言歸於好,畢竟中學生也沒甚麼勾心鬥角,大家嘻嘻哈哈的就過一天。而他更有了個意外收獲,就是朱麗這位秘密知己。在課堂間,他倆仍是互動欠奉,但在冰封的表面,熾熱的情感以書信為媒,開始在思想之河間奔流不息。

這段隱藏於大家眼皮下的關係一直維持著,甚至延續至中學畢業後,即使之後他們就讀於不同大學,連見面的機會也極少,但憑書信魚貫往來,他感到與她的距離似遠還近。對她的了解越深,他越覺難以捨離這段關係。

他漸漸發現,他想她想到瘋了。他希望可以一直在她身邊陪伴她,觸摸她,感受她的呼吸,從她的眼眸中理解她的樂與哀,而不單是藉著文字溝通。等待了七年,在大學最後一學期,他抵受不住這種煎熬,寫了封信向她表達愛意。

「麗,

已認識您多年。我做夢也在想,希望可以成為您身邊的唯一。

我會在X月X日,在你大學附近的OO餐廳靜候著您。

不管是搖頭還是揮手,我也期待著您的答案。

偉字。」

寄出這封信後,他即後悔不已。不過繼後的發展,令他有足夠理由這樣想,因為最終,他根本不知道朱麗是接受還是拒絕。她只是避而不見,他等到餐廳打烊,朱麗也沒有出現。而之後,她的通信更然而止,好像忽然人間蒸發了一般。

李志偉沒有放棄,他一直寫一直寄,但再沒有收過回信,直至信件因「無此收信人」而被送回頭。自此,朱麗在他生命中徹底消失,他亦由天使變回凡人,大學畢業,成為上班族,一個人生活,直至現在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如匆匆過了這十年,他回過神來,才醒起要看看信的內容。

「偉,

很長時間沒聯絡過您了,這些年來您過得好嗎?我現在在瑞典一個小城市定居,這裡景色很美,很想可以和您一起欣賞,希望有機會在這裡與您踫面啦!

麗上。」

對一般人來說,朱麗提及的城市大抵只是個陌生地名,但李志偉總覺得似乎在哪裡聽過,上網查查,他才想起,那正是今年舉辦定向盛事O-Ringen的地方(O-Ringen每年都在瑞典不同地方舉行)。

李志偉跑了十多年定向,一早已知O-Ringen的大名(那本「愛玩野外定向」更稱之為「定向麥加」)。與世界各地上百萬定向愛好者一樣,參與O-Ringen是他的夢想,不過總有種種藉口,比如要考試,去交流,工作忙,買不到平價機票等,令他始終未能下定決心去朝一次聖。

想到這裡,他急忙找自己那個定向會的會長陳振威,他知道振威與一班會友,已計劃兩個星期後起行去O-Ringen。

「如果,我說如果,我忽然想跟你們那團,一起去O-Ringen。其實是否已不可能?」

「有甚麼問題?你只要搞妥機票就可起行了。我們已託當地朋友短租了一間別墅小屋,有兩個大廳六間睡房,足夠容納我們十二人有餘,就算沒床位,你不介意睡沙發也成。車也有位置,我們租了三輛私家車,當然你肯當司機就更好。」

「那比賽報名呢?」O-Ringen傳統在七月第三個星期舉行,現在已七月頭,他懷疑報名是否已太遲。

「 其實O-Ringen嚴格來說是沒有截止報名日期的,即場報名也可以,只是報名費稍貴而已。不過既然你還不確定,不如到埗後才報Open公開組,還可以每天選不同長度不同難度呢!」

一個拖延了很多年的夢,要實現卻好像一蹴即至,他也想不透為甚麼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多得網上服務,他一日內已訂好機票(雖說票價難說理想,不過尚算合理)。當然陳振威是正常人,也會覺得李志偉忽然要去O-Ringen是很奇怪的事。醜婦終須見家翁,李志偉稍後還是把收到信的故事告訴他(當然前事就省略不表)。

陳振威說他那位瑞典朋友,會早數天駕露營車到O-Ringen Town營區落腳,不如讓他順道去先跟朱麗打聲招呼,李志偉覺得這也不錯,同意了這個安排。

直至出發前一天,陳振威打電話給李志偉,問︰「你那位朱麗留的地址是否寫錯了?」

李志偉有些詫異︰「不會吧?沒有這個地址嗎?」

「地址倒是存在,但我朋友去扣門,戶主說沒有朱麗這個人,事實上根本沒有中國人住在那處。」

「那麼神奇....」李志偉感到一盆冷水淋在頭上,但機票已訂好,定向朋友亦約好,總不可以現在才爽約,他決定去到瑞典後才算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大伙兒抵達瑞典,去到預定的住宿落腳,離賽事開始還有兩天。來到陌生的國度,定向人第一件事必然是適應地形。大會準備了模擬賽程(model event),只要購買地圖,就可以自行在指定地方練習,他們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。

只是李志偉的心,早已飛到那個錯誤的地址去了。翌日下午完成訓練(因為有人大迷失,所以最後去不成開幕禮),大隊去超市買晚餐再返回大本營後,李志偉就一個人,開車到朱麗給他的地址。在北歐夏季,晚上七八時天空仍光亮如白晝,所以即使不熟路,他還是不太困難地找到這個地方。

如之前那位瑞典朋友一樣遭遇,應門的果然不是朱麗,而是一名當地人。

不過這次這位老太太並沒有說他找錯了,她望望他,再望望門後,然他叫他進屋來。

「我想你就是李先生了。」

他很驚奇,沿著她的視線,他赫然發現自己的照片貼在門後。

「你之前有另一位朋友來過,但朱小姐請我一定要確定是你,很抱歉我向你朋友撒了個謊。」

「那麼請問朱小姐現在在這裡嗎?」

「朱小姐並不在這裡,實在我不太認識她的,也不知道她身在何處。我只是受她所託,把之前那封信寄出,以及把這兩封信交給你。」她把一封較新,一封較舊的兩封信交給她後,就走入屋內。「你可以進來慢慢細看的,我去泡茶給你。」

「十分感謝你。不過實在打擾你太多了,再見。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他不知該孰喜孰悲,只是直覺告訴他,故事也許要在這個定向之鄉終結了。

拿著兩封信,他思量良久,最後決定先把較新的那封拆開。他想,現在不是在越野式賽程的中途,他無須順序去每個控制點,他只要她的最終答案。

打開信封,他終於看到朝思暮想的筆跡。

「偉,

很高興最終您會看到這封信,當你在看時,我已不在世上。非常抱歉欺騙了您,騙您來千里以外的斯堪地那維亞。

如果可以選擇,我寧願能走進您心中,把所有我的東西在您記憶抺去,彷如我從來沒有在您生命中出現過一樣。

可惜我沒有能力這樣做。我想既然無法阻止繼續思念您,倒不如替您成全夢想,讓我在最後的日子,能在您心窗綻放璀璨的煙火,那怕這時刻我已無法看到。

請原諒我的自私。

麗上。」

最後一句他只能大概估到意思,因眼淚這時已模糊了他的視線。他勉強控制著顫抖的手,把另一封信打開。到了此刻,故事已真相大白,但他仍如失控般,要親眼看到最後一件證物才心息。那張開始泛黃變脆的吉蒂貓信紙上,滲著遺留多年已乾透的墨水,以及一滴一滴溫熱的眼淚。

「偉,

很高興收到您的信。我真的很興奮,可以毫不掩飾的告訴您,我期待這時刻已七年了。自出生一刻起,我從未如此快樂過。

但現實總有些事情是沒法扭轉的。我很感激您愛護我,但我的身體狀況,已不容許讓我承受任何的愛。

我知道這樣離去傷害了您,也傷害了我。只是我實在無法忍受,某一天忽然會與您陰陽相隔的殘酷事實。

但無論如何,請相信我也是愛著您,我想終我一生,不可能會再有另一個您。

麗上。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這時在O-Ringen Town周遭,逾二萬人正在興奮地,準備明天O-Ringen第一場賽事。一切已經就緒,他們唯一的擔憂,是天氣預報明天可能會下雨。

但在這裡,對沐浴在淚雨的他來說,O-Ringen,這裡的樹林,沼澤,以至每個控制點,已再沒有任何意義。


(後註︰我終於體會到有演員說過,演完戲後會不能抽離角色的心情,原來寫故事也有這個情況。本來我並不打算寫一個這樣悲的故事,大概寫作也會有失控的時候。我想說的是,去O-Ringen應該是快樂的事,兩次O-Ringen經歷,我都充滿美麗的回憶。希望這篇故事,不會打擾將會去O-Ringen朋友的雅興(當然我也不相信自己有這麼大的威力。))

アジアユース選手権 (亞洲青少年定向錦標賽報道)

這次來篇來自日本的報道。
  
資料來源︰オ リエンテーリングマガジン (Orienteering Magazine Japan)
2016年02月号, pp.6-7

星期三, 3月 16, 2016

SCMP Student of the Year 2015

中銀香港傑出運動員選舉2010後,再有同學憑著定向出色的表現獲得大眾認同。作為幾十年前的學界定向一分子,小弟亦深感與有榮矣。


資料來源︰South China Morning Post, Youth Post 3, 2016-03-13

星期二, 3月 15, 2016

一家齊玩定向運動 有助認識地理知識

大家可能會留意到,這裡有時會遺漏來自四大免費報章的資訊。其實原來很單純︰就是因為我份人比較環保,不欲浪費紙張,所以沒有拿免費報紙的習慣。但到發現有定向的消息時,想拿又已經派完。不過現在發現,原來有個別報章除了實體版和網頁版外,還有網上摺頁版。於是我可以在這裡移花接木,把網上摺頁版的內容扮成實體版刊登。
資料來源︰晴報 2015-03-15 第35版

星期一, 3月 07, 2016

玩野外定向 逾半恐迷路

今天多份報章均出現了一項由無國界醫生進行,有關公眾對野外定向認識的調查結果,相信是為一年一度定向盛事,本星期日的無國界醫生野外定向造勢。由於內容大同小異,所以小弟決定只找其中一份報章的報道作為代表。最後選了我較少看的文匯報,原因不單是她的報道較詳細和圖片多,更是因為此報極罕有地,把野外定向額外放在她們的社評中。印象中野外定向出現在報章社評,這應該是第一趟,當然要留下一個記錄。

(但這篇社評寫野外定向是高風險活動,這點恕小弟難以苟同。)

資料來源: 文匯報 2016-03-07 A14版


資料來源: 文匯報 2016-03-07 A6版

星期一, 2月 29, 2016

星期三, 2月 24, 2016

定向小故事 - Heart Attack

(後註︰收到一則懷疑是來自林峯fan的訊息,強烈要求將這篇小說改名為Heart Attack。小弟左思右想,覺得的確更為貼題,決定從善如流改名,更加插勁歌熱舞Heart Attack MV在最後(只差未把主角名字改為Raymond)。不過由於我是聽到AGA的Superman一曲而構思這個故事的,所以還是偏心地保留了她的MV,希望大家一樣捧場。)

又是一個得閒寫唔得閒埋尾的故事。不過這次我真心想在涉事比賽前把它寫好,當然更希望虛構的故事有天可成真。
 「實在不應該參加那個訓練班的。」Kevin自忖。

兩分鐘前,他被召到人事部經理Danny的辦公室。

「你前陣子是否參加了一個甚麼野外定向訓練班?」

「是的。」他盤算著有甚麼問題。這個訓練班的理論課在晚上,實習課在星期日,並沒有佔用任何工作的時間,雖說他故意在事先通知了自己的麻煩上司,不過只是避免公司又借故要他OT而已。

「不用擔心,公司一向鼓勵同事有健康的公餘生活。」Danny笑著說,彷彿已看穿他的陰謀論。「正是這樣,公司會贊助同事參加一些有益的活動。今年我們想搞搞新意思,希望組成一支混合四人組隊伍,參加這個『無國界醫生野外定向』。Martin對我說,你也許是合適人選之一。你自己又意下如何?」

他想了五秒鐘,點了點頭,心想,這個問題本身不是問題,誰人問才是大問題。人事部經理問技術支援部助理,後者有甚麼選擇?他心裡即使真的不想,但將到手的年終雙糧又會放過他嗎?

「那太好了。放心,公司會贊助報名費的,另外比賽當晚也會資助大伙吃一頓作為慶功。」這段說話的意思,是叫他不要指望公司會有任何獎勵,更不要期待比賽前後會讓他放假休息一下。

「如果沒有問題的話,待會我同事會問你拿些個人資料和替你們報名,你可以出去了。」

走出人事部經理辦公室,他立刻有此文第一句的想法,還有,就是有甚麼途徑可買兇殺死那個多嘴的上司Martin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在公司大部分人心目中,技術支援部大抵是個必須有,有用但不須尊重的部門。老闆們通常直接稱呼為電腦部,而大部分職員,基本下任何與電或機器扯上關係的,都會叫他們去解決,大至上不到網(雖說上不到網的其實是他們自己的手機),小至換影印紙,甚至搬蒸餾水,各部門可以二話不說,就徵召他們幫手。而Martin總會以「大局為重」的理由,要他們默默扛下各類型不相關的雜務。

於是,他們的自我形象之低,可以是超乎想像。他一直也想不通,資訊科技好歹也是一門專業,為甚麼弄得比通渠還不如。起碼大家會專稱通渠工作人員為「師傳」,也不會要通渠師傳去換燈膽,更不會賦予通渠師傳一個不堪的「毒男」形象。

他自問與陽光男孩此詞絕緣,只是一個普通人,上班下班,等出糧,躲在家裡睡覺,有空打打機,用app睇睇翻版劇/電影,偶爾跟朋友去行行山,或者去旺角深水埗打個白鴿轉。他沒有甚麼值得在FB炫耀,但也不至於像部分刻薄女職員般形容,只會去睇四仔和叫雞的「死kai仔」。

說到那個野外定向訓練班,能吸引他眼球純屬錢作怪︰七十元兩堂講堂兩堂實習,還包旅遊巴接送,真是比「大X假期」更抵。雖說最終發現原來定向與行山是截然不同的活動,雖說不好運動的他兩次模擬賽也是包尾,但總算多認識一樣新的事物,以及拿到兩張證書。

只是他沒有想過,自己的一時好奇,竟會有連鎖反應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在比賽前兩個星期的某天收工後,他終於有機會見見自己的隊友,其中包括營業部副總裁Thomas,內部稽核部高級會計師Carson,還有人事部助理主任Sue。出乎意料地,除了他之外,其他人都是自願報名的。他懷疑,他被征召的唯一原因,是避免出現了「嬲」字組合而已。

他對公司的怨念又多了兩分,他不解為甚麼這個「健康活動」,連他的放工時間也要剝削。 幸虧這個戰前會議不太花時間,他還趕及在阿媽收碗前,返回家裡吃飯。在會議中其實沒啥討論過甚麼,最重要的決議,就是「比賽當日,由Thomas作為隊長,領導大家作賽。」

這個實在太易解釋了,Thomas不論是自稱或目測,似乎也是運動健將,更重要是在公司的食物鏈中,他位於最高層次,更不用說他是公司的集郵王,甚至有傳聞他是某高層的私生子!

另外一個相對不重要的決議,就是要Kevin在比賽前練練跑。

「我可能真是跑得...不夠快,但定向...不是只有跑的!」

他作出這個辯解時,實在也頗心虛,他心知肚明,自己體能是四人中最弱,即使從外表也能輕易看出,所以Thomas以嘲弄的口氣,指出他很有可能是隊中負累時,他也無從反駁,只是連Sue這位女將也同意這個「無理」要求時,他又覺得不可能不反擊一下 - 雖然他自己也感受到這個反擊是如何無力。

不過Sue有一點比Thomas好的是,她雖然也有參與嘲笑Kevin,但亦為他提供一些有用的資料,就是給了他一條公司附近的緩跑路線,要他自己有空去練習。

心裡雖然不是味意,不過最後他還是面對現實,畢竟定向訓練班時,教練也很強調越野跑能力是定向的重要元素。他人生中第一次強迫自己動一動,的確要了他的命,不過第二次就輕鬆多了,他發現,放工後出一身汗,再洗過澡,吃個豐富的晚餐,原來比屈在家中打機爽得多。

戰前會議有另一個副作用,就是令他覺得參加這個比賽不能太兒戲,於是他專程到訪那個據聞有很多定向地圖可偷的香港定向Blog Blog趣,不巧地Blog主沒有到這裡跑過定向,沒舊地圖可以參考。當然他又不會花幾十元去買張郊區地圖看看,因為教練也曾說過,這些行山遠足用的地圖,精細度相比定向地圖是差很遠。所以他決定比賽中再算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雖說公司除報名費外沒任何資助,不過比賽當日,Thomas開車載大伙兒到賽事中心 (至於之後Thomas如何安置他的座駕,又有沒有被抄牌,他就無意深究了),起碼不用貼交通費,教Kevin順氣多了。

大伙兒安頓好,寄存好行李,按照編定的出發時間,二十分鐘前到起點報到。途中經過一個叫「教練閣」的攤位。隊中最老成的Carson第一次發言︰「其實我們應否先到這裡,向教練請教一下有甚麼秘訣呢?」

「定向即是尋寶遊戲,有甚麼好秘訣呢? 跑得快就成了。何況我們隊中有人上過所謂訓練班的。」

Thomas回答得有點輕佻,令Kevin有些反感。他想起訓練班的內容,絕非如Thomas想得那麼簡單。

到達起點,檢錄,進入出發區,跟著就暫時無事可做。忽爾,另一隊伍的一位中年男士,遠遠的對著Kevin揮手打招呼。

「我認得這個男人,他就是那本定向天書的作者嘛!他怎麼認識你的?」Sue好像發現新大陸般驚奇。

「啊,他是我上次訓練班的教練。我也知道他有寫書,不過他說那本書已經斷市了,你在哪麼買到的?」

「我那會這樣『神心』,我只是之前在公共圖書館借過來看看罷了。唉,如果我真的買了本書,我應該搭你把書拿給他簽名的。」

Kevin走過去與教練寒暄數句便回來集合。只是雖是同一隊,但大家其實並不熟絡,於是你眼望我眼,等待這十多分鐘,直至工作人員派地圖。

終於等到出發訊號一響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終於可以翻轉地圖看賽程了,這張地圖超級大,訓練班的地圖也只有它的四分一。而比例尺同樣是1:10000,可想而知比賽範圍非常大。 

「所有控制點我們也要到嗎?」Sue毫不掩飾自己的擔心。

 「我自己應該可以,不過『有些』隊友跑得慢,所以我們在時限150分鐘內,盡量到訪最多的控制點就是了。」未待Kevin說出「官方」答案,Thomas已搶先答道。

聽到Thomas似乎意有所指,Kevin惟有找一個破綻反擊︰「不是鬥多,要看分數的。有些點分數高,即是說難度較高。」

「那麼,我們當然應該先去這個14號point,它是最高分的嘛。快跑吧!」Thomas一指就指著離起點最遠的一個控制點,動身即跑。

「Thomas,我覺得你還是應先想想。這裡去14號point是一條死路來的,打完point後要走一大段回頭路。」Carson沒有跟著Thomas跑,令Kevin很驚訝。在戰前會議,Carson唯唯諾諾,好像從沒自己意見,想不到一開跑就反了。

「上訓練班時教練叫這做dog leg。」Kevin補充道。作為四人中職級最低者,他想即使公餘也不要多意見。

「Kevin,Sue,你們又有甚麼建議?」Thomas大概也預算不到Carson會頂撞他,於是來招「乾坤大挪移」,迫兩位較低級的隊員表態。 

Sue搖搖頭,她真的沒有意見,一來她對此認識不深,二來在工作在生活她也很少須要表態。「死氣」(dead air)了半分鐘,眼看直去14的議案還是要被迫通過了,這時Kevin卻非常不通氣地反建議︰

「我們先走這條路線,沿途有數個中等分數的控制點,去到15號時, 可以檢查一下時間,如果離時限還有個半小時以上的話,就經7、13、18再去14。臨返終點前,視乎時間再盡量取附近的低分數點。」畢竟用半分鐘想過,他說得頭頭是道。「教練說過,奪分式比賽切忌超時,像這次超時一分鐘就要扣10分,已是一個低分點的分值了。」

可能是他說得太流利了,並不似之前的他的表現。Thomas懷疑他是鬼上身,竟沒有再質疑他。於是大伙兒就按這個計劃前進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開首的中等分數控制點並不困難,只是相距比較遠。Carson與Sue一馬當先,雖然不太準確,但憑跟著其他隊伍,總算不太費勁地逐個找到。Thomas倒沒像脫疆野馬般一味亂闖,他始終有當隊長的自覺,知道成隊是一整體,缺一不可,於是他就留在後面,半拉半扯著Kevin前進,以免他落後太多。

Kevin也慶幸之前Thomas嘲笑過他,令他下定決心去練跑,所以跌跌撞撞下,竟還夠氣如自己預計般,一直去到18,時間上似乎還容許去取那個最高分值的14。

由18去14,是一段超過一公里長的路程,正如前述,到達後又要原路折返。Thomas說︰「不如我先跑一步,到了14號控制點再回頭找回你們罷?」

Sue倒也反應很快︰「我看過賽員須知,隊友間相距10米以上是犯規的。何況我想Kevin慢也不會慢太多。」

但Thomas好像聽不到這段話般,因Sue說完最後一句時,Thomas已在10米外。無奈,他們仨惟有自己繼續慢跑,幸運地途中沒有工作人員「抄牌」。只是到了控制點附近,卻見Thomas呆站路旁,樣子非常迷茫。「我在這裡大搜索了一陣,但怎麼也找不到控制點,是否放錯了位置?」

Kevin細看地圖,對Thomas說︰「之前我們到的控制點都是圈在小徑上,但這次你可以見到是偏離的,這個控制點不是在路邊的。即是說我們還未到。」


他把地圖反轉,「這裡控制點提示說它是在大石處。」再把地圖反回,指著現在的位置說︰「我們先用指南針找大概方向,穿過這小片可跑樹林,再找到這個建築物就好辦。我們可以從這個角落,依指南針直線50米,就找到這塊大石。」

「Good!那麼我們快跑吧!」

「不用急,其實我們和控制點距離已不遠了,現在快跑也省不了多少時間。反而走錯了,會浪費更多時間。」

他本來也懷疑,實際操作時會否這樣順暢。但發現原來只要做好路線計劃,的確可以很順暢的,沿著計劃好的路線前進,沒有誤差。他開始領悟到教練在理論課中的大道理了(雖然當時他覺得內容很悶,還小睡了一會)。不一會,他們已離開攻擊點(即建築物角落),向著14號控制點所在的大石進發。

大概之前打擊太大,Thomas還是有點懷疑︰「到這裡我還是見不到控制點。是不是真的這塊大石來的?」

這時Kevin已自信滿滿了︰「我們現在是向東南方前進的,提示說控制點也是在大石的東南面,即是說點是在大石的背面。」繞了過去,果然見到編號149,屬於他們的14號控制點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最遠最難的控制點也已找到,跟著就沒啥值得提了。按原定計劃,在返終點的路上,他們順道到訪了一系列較低分值的控制點,藉以再搶了一些分數,一切都按計劃進行,雖說最後Kevin終於頂不住抽筋,但在另外三人鞭策下,Kevin拼盡吃奶之力,趕及在時限前50秒衝線。

「We did it!」他真心感到亢奮。並不單是完成了150分鐘的賽事,最重要是,他第一次能在一個團隊裡,貢獻出自己的能力,亦獲得隊友的支持和認同。

他們最終沒有得獎,畢竟比他們體能技術超卓的隊伍有很多。不過,他們已發揮了全力,還有他這位弱者拖累,能進佔排行榜的前半,他們已是心滿意足了。何況公司根本沒對他們有任何要求。

「明年還要一起來啊!有Kevin這個智囊加Thomas這匹快馬,累積多一年經驗,下年可能可以奪獎呢!」Carson亦罕有地興奮。「Sue,麻煩妳替我們向Danny爭取了。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大伙兒沒有忘記還有一個餘興節目,就是公司贊助的晚餐。

不過其實Carson一早已表示,不會參與這個晚餐,因他的女兒明天有考試,稍後有機會會再約大家午餐補數。有點出乎意料地,Thomas最終也決定不去了,理由是他約了跑友(Kevin懷疑自己聽錯,其實可能是個兒童不宜的詞彙)。Kevin想,原來Thomas並不如心目中那麼討人厭。其實他不介意夾在Thomas和Sue中間的,只是也許嬌小的Sue並不是Thomas的菜罷?

結局是這頓晚餐,變成Kevin與Sue的獨腳戲。這也是Kevin第一次與異性同枱食飯(撇除阿媽外)。他以為Sue也會打退堂鼓的,但出乎意料,Sue沒有拒絕這次約會。他們這頓飯,吃得頗為愜意。他木訥不善辭令,不過Sue有公司內無盡的話題,他只需安於做聆聽者就好。不知不覺間,他發現眼前的Sue,其實長得很美,而且個性也很隨和,並不如Kevin心目中「人事部X婆」的形象,與對Thomas一樣,他想,做人實在不應太多prototyping的。

他大概是醉了,只是他更希望Sue也一樣是醉了。

到了飯局的尾聲,Sue拿著公司的信用咭結帳。Kevin心有戚戚然,他始終是個傳統男人,這很可能是第一次約會竟不是自己賣單。「下次有機會我請客吧!」

「不要傻吧,這次是公司做東的,不過再約吃飯倒也無所謂。」Sue咪著眼道,露出可愛的酒窩。「對了,有個尷尬的問題想請問你︰你喜歡林峯嗎?」

林峯?他怎樣MK,也不可能喜歡這位亞太區(亞皆老街至太子道區域)最受歡迎男歌手罷?不過,面對著笑意盈盈的Sue,Kevin竟似失控般輕輕點了頭。

「那太好了!」她遞給他一張林峯Heart Attack演唱會門票。「之前行政部Betty找我陪她看林峯concert,但我並不是他粉絲,難得竟然幫她找到一個知音。那麼你好好和她去享受罷!」

不是吧?!就是那位令公司所有男性生物聞風喪膽,被譽為「Bad Tea」(爛茶)的Betty?他腦裡立刻浮現她罵人時那個血盆大口造型,感到自己的笑容忽然凝固著了。只是,面前的Sue卻是笑得更燦爛了。

「實在不應該參加那個訓練班的。」Kevin自忖。



星期四, 2月 18, 2016

Här skrivs asiatisk historia - Skogssport有關第一屆亞洲青少年定向錦標賽的報道

若果大家有參與聖誕舉行的亞青少賽(或者同時舉行的週年定向錦標賽),應該會留意有一位不是參賽者的外國人,他其實是來自瑞典的記者,專程來採訪這次首屆賽事,之前放在這裡,來自Orienteering World的報道也是來自他的手筆。我不肯定他是否全職記者(雖然很大機會是,因他曾問我是否是以此維生),只是他說他其實不玩定向的,令我有點出奇。無論如何,能有數天與這位專業的定向記者一同「工作」,也是一個有趣而難忘的經歷。

資料來源︰Skogssport, 1/2016, pp. 14-23

不過小弟實在不懂瑞典語,所以其實不知內容,只是用了Microsoft Translate,大致知道標題意思是"This writing Asia history"「撰寫了亞洲歷史」(後註︰有朋友以瑞典原文意思,建議譯為「亞洲歷史在這裏創造」,我也覺得這是比較好的譯法)。

星期一, 2月 01, 2016

星期一, 1月 25, 2016

定向真人真事 - 難為了家嫂

近日最熱門的新聞,當然是香港可能落雪的預測,結果寒流真的到來,還是有點驚喜,雖說天文台堅稱沒有下雪,小弟卻首次在香港見到冰掛(雖然只有不足3cm長)。
拍攝位置為南山營地上面的觀景台
一月是所有戶外運動,包括定向的旺季,而適逢這次奇遇的,卻不是任何定向賽,而是香港青年獎勵計劃(AYP)的Rogaine6。本來我沒有報名參與(實情是我從未參與過Rogaine),不過為了在Sportsoho的專欄和可能稍後更新的定向書,加上如果今年不去,下年會變成Rogaine24,就更難報道。所以即使如何萬般不願,還是被迫離開溫溫的被窩,心裡極度後悔為甚麼要事先張揚(因小弟數日曾聯絡過大會負責人),惟有先在老麥吃了個尚算豐富的早餐,當是激勵自己一下。

乘巴士在9時45分趕到了梅窩遊樂場,已見不少參賽者如難民般,邊瑟縮一角邊努力做flight plan(Rogaine6在10時30分出發),雨越下越大,心裡已不住抱怨(實情是媽叉)之際,忽然收到太太傳來的這段即時新聞︰


心情立刻由惡劣變成好奇,奇趣的是因為據我記得,這兩天除了Rogaine外,應該沒有定向賽舉行。但Rogaine自己正在現場,雖說眼見的確是寒風凜凜,但連步還未起,怎樣可以有選手已經有低溫症?

但橫風橫雨的狀態下,雙手又濕又僵,根本操作不到部手機(我是從手上那部高科技Android Wear錶看到訊息的),更何況當時正忙著拍攝起步前的程序,惟有匆匆回覆了一隻emoji,證明自己尚在生存中便算,再沒有理電話裡的東西。
果沒有這隻錶,在寒風暴雨中我連訊息也看不到。
(請留意當時顯示的氣溫是4度,天氣是「冰雨」)

直至差不多下午3時,我已走完賽區(的一小部份)一趟,連Rogaine3的衝線也已拍完(Rogaine3時限在下午2時30分),凍到全身僵硬,好像塗上收縮水的馮粹帆,於是急急溜到梅窩食個tea,才醒起要睇睇這段新聞。但這時在東網香港中卻再找不到這個標題,因為「野外定向」已變成「越野跑」。細看內文,原來真的壓根兒與定向沒任何關係,因為那個HKT100活動,對運動稍有接觸的也知道是一項耐力越野賽,理論上要混淆也理應與毅行者之類混淆罷。

尤其是,東方日報在前星期,才於港聞版刊登了定向的報道,照道理說,他們的編採人員對定向的認識,應該相對比較豐富,卻依然出現這類錯誤,實在有點離奇。 我個人想,明顯是東網是先刊出了「野外定向」 標題,跟著就有人向報社方面投訴或指出錯誤,於是有關方面再無聲無息地更正了。

心想,若果他日真的有項定向賽與這類活動撞期,而家人對定向又不太留意了解的,一看這段新聞,相信就算不被嚇破膽也會心卦卦。更甚的是,眾所周知定向賽是不鼓勵帶手機出賽的,即是說,家人在擔驚受怕,當事人卻是一無所知,可能比賽完,和其他朋友吹水灌水夠後,查查電話才發現漏了一連串如此訊息,少不了被埋怨一番,嚴重起來,可能家變都有之。

我極少見到記者會把不同的球類活動,或者是諸如空手道跆拳道之類的近似活動搞錯,但把定向與其他野外活動混淆,卻是無日無之發生,當「香港野外定向總會」改名為「香港定向總會」已超過三年,還是有人把AYP的野外鍛鍊科當成野外定向時,我也想問,這個社會其實發生甚麼事?或者是,我們應該要多做些甚麼,才可改變這個狀況?

(至於標題,老實說我並不是在嘩眾取寵,實在是精明如敝太座,昨天竟也以為她老爺(即家父B佬)有牽涉在那場賽事中。當連一個號稱定向家族也是如此時,可想而知現時的情況是多麼令人擔心了。)
雖說氣溫冰冷,不過小弟也有閒情拍自己自拍,可見情況還不算差劣,不過我實在替參與Rogaine6的朋友辛苦,實在沒補給暴寒六小時絕不是愉快的經驗。

至於這次無聊一遊的相集可見此

星期四, 1月 14, 2016

定向麥加 瑞典O-Ringen

小弟在運動版圖Sportsoho初試啼聲之作。 事隔刊出已個多月,要買的應該已買,不買的想再買也買不到,所以小弟姑放在這裡,留作一個記錄。

資料來源︰運動版圖 2015年12月號 pp.98-103

定向運動 一家齊齊玩

星期一在東方日報的報道後,今天在香港經濟日報也出現了一份(應該是)無國界醫生野外定向的宣傳報道,同樣是以一家人一齊玩定向作為主軸。若果這是主辦單位刻意安排的話,我覺得實在是有心思,不管是受訪家庭,採訪的報章,刊登的版位,刊登日期等,似乎也有經過細意的安排

資料來源︰香港經濟日報 2016-01-14 C5版

註︰對小弟來說,這篇報道還有一個好處,就是它剛好是A3尺寸。

星期三, 1月 13, 2016

定向小故事 - 休止符

有朋友問小弟,為何可以得閒寫這麼多無聊東西。實情是,通常正因為不得閒我才能把這些無聊東西「埋尾」。比如這篇小故事,百分之七十在數個月前已寫好,只是餘下的三成總是沒有心情完成。近日事忙,反而讓我有動機再寫寫,用來逃避那些「有聊」的工作。不管如何,只要有興趣的,自然可以自得其樂,正如在定向賽中我們也是慣於「貼錢買難受」的,對嗎?
 

我想來想去,也想不到可在這篇故事中加插甚麼圖片,最後勉強想到這幅世界先進定向錦標賽2015晚宴的「地圖」,畢竟這是惟一與定向和飲宴也可扯上關係的圖片(雖然不是此文中的婚宴),當然我也很期待,有定向人結婚時也搞搞這類新意思。
周偉昇趕往婚宴現場,他手上還拿著一張有密麻麻標註的地圖,一個利是封,以及一份印著「人情通漲,最低消費千二蚊」的報紙。

今日是他中學認識的「老死」王伯仲的大喜之日。不巧地,雖然王伯仲已很體貼地把婚宴安排在星期日,但作為一場定向比賽的控制員(若果不清楚何謂賽事控制員,可見小弟舊作),他今天花了整日在山上,檢查賽事所有檢查點的位置是否正確和合適。幸虧他早有準備,把裇衫西褲皮鞋放進行裝內,才趕得及在下山之後,稍為體面地出席這場婚宴。

在本地的婚宴,入宴會廳祝賀新人前,通常有兩件事要做,首先是在接待處簽到和交低人情(最重要),其次是去座位表看看自己的位置在哪裡。

放下利是封,匆匆看看座位表,他發現他所屬的「中學同學 」團體只有半席(六位),其中有一位x2,是一個理應陌生,但對他來說卻是最熟悉的名字。

「喂,昇爺!捨得死過來了嗎?」他還呆立座位表前,新郎哥已見到他。

「嘩,大哥仲你擺酒,專程要選我最忙的星期日,不是要玩弄我嗎?」

這是他倆的溝通方式,大喜之日也是「死」「玩」橫飛。實情是,他衷心為朋友感到高興,畢竟年屆四十,還能找到終生伴侶,實不簡單,起碼他還未有這個福份。尤其是這次並非通常最終悲劇收場的中港少妻老夫組合,新娘子是大哥仲的同事,夫婦同齡,他很相信這段遲來姻緣,可以維持到最後。

「不要多廢話了,快來插隊拍張照吧,等了你十九幾年了。」

「我想問,怎麼會有孫...」

「孫惠嫻嗎?真是不得不慨嘆世界真細小了。我們是同一間中學也不認識她,但她竟然是我太太大學時代的閨密呢!好像是搞so(社團)時認識的。」

「那另一位是...」

「我也不知道,她跟我太太預留了兩個位。我知道有些怪,不過與我有連繫的舊中學同學就是你們幾個了,加插她們兩個剛好半席,希望你不要介意罷。」

「別傻了,你去死吧。」

王伯仲的客氣,令他心裡忽然涼了一下。雖然他頗肯定,大哥仲並不知道他與孫惠嫻之間的瓜葛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周偉昇和孫惠嫻曾經是情侶。

但無人會相信,他倆曾經拍過拖。

在中七時,孫惠嫻可說是「風頭躉」的樣板︰理科班高材生,風紀隊長,辯論隊隊長,師長眼中的天之驕子。而周偉昇,則只是一個成績中等,操行平平,無甚特長的文科生,惟二可提的,就是他是校內的深資童軍,以及在校外是個定向運動員,不過後者在校內,應該沒太多人在意。

這一對,以廣東俚語說,絕對「大纜都扯唔埋」。

但後來,在一次領袖生與男童軍合辦的校內定向賽,他有機會與孫惠嫻合作。出乎意料地,他發現孫惠嫻並不是如此「離地」,只因她鋒頭太勁,才沒有男生敢埋身而已。他也不知何來勇氣(或者應稱之為傻勁),之後努力展開追求,竟不太費勁就把她追到手,讓他在中七的模擬試(mock exam)前,成功由單身邁向地下情。

但很快,他們就要面對人生的一個大關卡︰A-Level(高級程度會考),以及跟著引申出來的大學選科問題。

她一早已決定目標是港大BBA(工商管理學系),路徑十分清晰,畢業後投身商界成為精英分子。

而他,亦一早決定目標是社工系,理由相對比較複雜︰他覺得,一來社工可以幫助弱勢,二來畢竟是一個鐵飯碗(當時是),對他這個成績不過不失的學生來說,算是一個不俗的出路。

出乎意料地,她強烈反對他的選擇。

「我實在想像不到你是如此沒大志的!」

「社工有甚麼不好?我根本沒有發達的志願,既幫助別人又能維持生活不是也很好嗎?」他反駁︰「何況你也知道,以我的成績根本很難入到港大BBA的。」

在他們拍拖的短短個多月間,這只是頭一趟吵架,他為人雖然著名隨和,這個第一次卻沒有退讓,雖說他知道愛情包含犧牲,不過他未想過這個犧牲會包括了他大學的選科。。

於是,他採取了一貫面對困難時的態度,就是逃避。吵大架後,他沒有去找她,希望假以時日會有轉機,但出乎他的意料,她也沒有再找她,加上模擬試後,不久就是A-Level考試,中七生各散東西,根本沒有任何重聚的機會,這樣,他錯過了修好的時機。放榜後,他只知道她以3A1B,成功晉身港大BBA,他自己亦如願,以不過不失的成績,進入浸會社工系。

自此,她像是人間蒸發了般,在他生命中徹底消失,直至今天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他以為自己遲到,實情在自己的一席,自己竟是第一個到。在鄰席的人眼中,像是坐著呆等,實情他是在回味與孫惠嫻短暫相處的點點滴滴。

「哈囉,阿昇,很久沒見。」一把熟悉,但已久違廿年的女聲,終於把他帶回現在。眼見除了老了廿歲的孫惠嫻,身邊還有一位與她面貎相似的女子。

「對啊,真的有廿年了。這個.....為甚麼你帶著妹妹來阿仲的婚禮?」

「想不到過了廿年,你學會口甜舌滑了,這個是我女兒來的,其實也已經十八歲了。來,叫Uncle Chau吧!」

他霎時驚嚇到下巴合不攏,當自己過了近四十年人生仍是然一身,阿仲亦是剛新婚之時,孫惠嫻竟已有個達合法結婚年齡的女兒,換算起來,很可能在他倆分手後兩三年間誕生的,他心裡可是酸溜溜的不得了。

「對了,我只知道大學你是進了社工系,但之後的情況卻是一無所知呢!」

「畢業後就是當社工了,十年如一天,你可能聽過現時有甚麼『一筆過撥款』之類的政策,社工早不是鐵飯碗了,我像遊牧民族般,要經常人隨項目走的。」

「你還是有跑野外定向的罷?我見你手臂的傷痕還是十年如一天的多。」

「你真是一如以前般見微知著。」但他沒有對她說的是,這些傷疤其實包括當天他界手(割手)的痕跡,雖然已經歷了廿年,還是依希可見。

只是談得數句,這時他那幾位同班同學亦已魚貫入座了,看似是之前約好的。他們並不認識孫惠嫻,在公開場合,他應該是與他們較熟絡的,於是他就丟掉她,轉和他們傾談了。而事實上,孫惠嫻似乎亦不介意被冷落,因為她也忙著有很多公事電話要講,剩下的時間還要教女兒大學的面試技巧。

一席無語,婚宴的各項儀式已完成,去到食雞(即祝酒完成)的部份了。一般到這個階段,賓客們開始會用種種藉口提早離席,事實上另外半席真的已經走清光了,在他們這邊,被冷落的孫惠嫻很自然就會是第一個。

「對不起,我女兒明天要上課,我們要早走了。一會替我祝福新人倆吧。有空再聯絡。」她道出這套客套台詞,再遞給他一張名片,就匆匆離席了。

這也好,不用再尷尬,他自忖道。把名片反轉,看到的竟是「孫惠嫻,註冊建築師,XX建築事務所合伙人」。他的下巴第二次合不攏了。甚麼來的!?難道這個孫惠嫻並不是他認識的一個?工商管理怎麼忽然變成建築師呢?

身旁的其中一位舊同學大概也發現他的失態,這時跟他說︰「她是以前理科班的品學兼優生孫惠嫻吧?說來你也不會相信,在中學時我與她一句話也未談過。但二十年後,前陣子,我在公事上卻與她有些交往,她這公司正是負責我公司所在大廈的重建計劃。

我有一次跟她公司的職員閒聊,才知道孫惠嫻本來並不是念建築,而是念工管的。不過在她大學二年級時,忽然傳來奉子成婚的消息,跟著就匆匆退學了,據說丈夫是某跨國公司的高層。不過這段婚姻也只維持了兩年...」
 
接著的劇情,其實有些峰迴路轉,但卻很配合他對孫惠嫻的了解︰離婚後,她獲得了女兒的撫養權,和一大筆贍養費,足夠她日後的生活。但她不甘於這樣,隔了數年,在女兒上小學後,她決定重返校園,只是這次她沒走舊路,而是念之前毫無認識的建築,憑自己的努力,取得了學位,再在這行業裡闖出了一片天地。

他想到定向中,自己在云云運動員間體能肯定不是最強,但憑其穩定的地圖閱讀和導向技術,往往能後發先至,擊敗體能超卓的強敵。但在現實中,他卻是龜賽跑裡的子︰雖然在人生道路上,自己起初發展是比較順暢,但即使孫惠嫻曾狠狠跌了一跤,仍能以頑強的鬥志,從後趕上成為人生的勝利組。而自己呢?沒有野心,甘於平庸,「俾副好牌都唔識上」,開局如何漂亮也徒然,不論在事業上,還是在愛情上也是如此。連自怨自艾的權利也沒有,他實在想不到還有何比此更悲哀了。

星期一又是上班天(這是星期日擺酒的最大缺點),其他同學稍後也紛紛離席,只是作為王伯仲最好的朋友,他還是選擇逗留至散席,把眾人的祝福再次交給這對新人。但當他步出宴會廳,走到酒店大堂,卻赫然發現孫惠嫻竟然仍在。

「不好意思,我遺漏了東西要返回這裡拿。」

「你的女兒呢?」

「她明天要早起,我已著她自己先返家。對呢,你住在哪裡?」

「沙田OO大廈。」

「你沒開車來吧?」

「沒有」他其實想答,我根本買不起車呢。

「恰巧順路,不如讓我載你回家吧!」

他十分肯定她沒有遺漏任何東西。「這是否不太好...」但口說不要,他的身體卻很誠實,他當然不會奢望能再續前緣,只是希望能在她口中,嘗試尋回那塊在廿年前遺失了的人生拼圖。

但出乎意料的是,她沿途再沒有跟他說過一句話,只是很專心的開車。他望著她,有種很奇怪的感覺。他發現,當她重新在身邊時,他的心已再返不回二十年前了。

車子終於停在他家門口,他打開車門,她才第一次開口。

「這廿年你過得怎樣?」

「沒怎樣,總不覺飽,但又餓不死,大概即是苟延殘存吧。」

「是嗎?」她笑說道,但眼眶好像凝著淚水,只是他不肯定,這是否是他的主觀映像。

大廈入口剛好是禁區,他被迫匆匆下車,連謝謝也趕不及說。在返到家門前,他總算記得在口袋把那張名片拿出,將它撕成碎片。他想,當到賽程的中段時,其實已無須再想回之前的路線選擇孰對孰錯。只是,他那部已老舊的智能電話,忽然又失靈播出以下歌曲︰

她的聲音空間裡盪遊迴旋
她的影子輕輕繼續留存
像陌路上極暖的一束火
仲夏夜絕美的歌
跟她分手不經已十餘年
多想她一些我便難眠
像在地獄又似處身星天
像是恨又似掛牽
(倫永亮  休止符)

(在youtube我找不到倫永亮這首休止符的mv,只找到吳若希的同名歌曲,雖說曲詞皆不同,但在聽在聽卻發現也頗為應景,所以趁著版權修訂條例未通過前放在這裡,希望其中一首休止符,能讓你感受周偉昇那種欲斷難斷的心情)

星期二, 1月 12, 2016

亞洲青少年定向錦標賽 - 明報報道

最後是兩則有關去年12月25日至27日舉行的「亞洲青少年定向錦標賽」的短訊。其實定向比賽消息出現在體育版是很少見的(諸如十年前的亞太區錦標賽,是一則也沒有),所以很值得留下紀念。而且是次明報的報道有兩點值得一提︰
  1. 這次報道似乎是明報記者自己發掘的,首先是依小弟所知,總會這次並沒有發任何新聞稿(只有小弟以自己名義向體路供稿),而且報道的日程和優勝者名字,也出現一些誤差;
  2. 不知何故三天的賽事,最後一天卻沒有報道,大概如網民戲謔,是因記者去錯烏溪沙所致(實際比賽地點在粉嶺)。
 
資料來源︰明報 2015-12-26 B7版 

資料來源︰明報 2015-12-27 B3版

人生定向戰

第二篇是來自體育版的勵志故事(我其實曾很疑惑這個故事為何一直未出現在媒體中)

 
資料來源︰星島日報 2016-01-05 S2版

野外定向賽 拉近親子情

近日定向運動見報率大增,可喜的是這似乎不是源於單一事件。 首先來的一則似乎是來自無國界醫生野外定向的宣傳,更是出現在港聞版︰
資料來源︰東方日報 2016-01-11 A14版
(其實同日也有報道出現在它的姐妹報太陽報,不過大抵內容亦是差不多,所以小弟還是省下七元好了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