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一, 2月 29, 2016

星期三, 2月 24, 2016

定向小故事 - Heart Attack

(後註︰收到一則懷疑是來自林峯fan的訊息,強烈要求將這篇小說改名為Heart Attack。小弟左思右想,覺得的確更為貼題,決定從善如流改名,更加插勁歌熱舞Heart Attack MV在最後(只差未把主角名字改為Raymond)。不過由於我是聽到AGA的Superman一曲而構思這個故事的,所以還是偏心地保留了她的MV,希望大家一樣捧場。)

又是一個得閒寫唔得閒埋尾的故事。不過這次我真心想在涉事比賽前把它寫好,當然更希望虛構的故事有天可成真。
 「實在不應該參加那個訓練班的。」Kevin自忖。

兩分鐘前,他被召到人事部經理Danny的辦公室。

「你前陣子是否參加了一個甚麼野外定向訓練班?」

「是的。」他盤算著有甚麼問題。這個訓練班的理論課在晚上,實習課在星期日,並沒有佔用任何工作的時間,雖說他故意在事先通知了自己的麻煩上司,不過只是避免公司又借故要他OT而已。

「不用擔心,公司一向鼓勵同事有健康的公餘生活。」Danny笑著說,彷彿已看穿他的陰謀論。「正是這樣,公司會贊助同事參加一些有益的活動。今年我們想搞搞新意思,希望組成一支混合四人組隊伍,參加這個『無國界醫生野外定向』。Martin對我說,你也許是合適人選之一。你自己又意下如何?」

他想了五秒鐘,點了點頭,心想,這個問題本身不是問題,誰人問才是大問題。人事部經理問技術支援部助理,後者有甚麼選擇?他心裡即使真的不想,但將到手的年終雙糧又會放過他嗎?

「那太好了。放心,公司會贊助報名費的,另外比賽當晚也會資助大伙吃一頓作為慶功。」這段說話的意思,是叫他不要指望公司會有任何獎勵,更不要期待比賽前後會讓他放假休息一下。

「如果沒有問題的話,待會我同事會問你拿些個人資料和替你們報名,你可以出去了。」

走出人事部經理辦公室,他立刻有此文第一句的想法,還有,就是有甚麼途徑可買兇殺死那個多嘴的上司Martin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在公司大部分人心目中,技術支援部大抵是個必須有,有用但不須尊重的部門。老闆們通常直接稱呼為電腦部,而大部分職員,基本下任何與電或機器扯上關係的,都會叫他們去解決,大至上不到網(雖說上不到網的其實是他們自己的手機),小至換影印紙,甚至搬蒸餾水,各部門可以二話不說,就徵召他們幫手。而Martin總會以「大局為重」的理由,要他們默默扛下各類型不相關的雜務。

於是,他們的自我形象之低,可以是超乎想像。他一直也想不通,資訊科技好歹也是一門專業,為甚麼弄得比通渠還不如。起碼大家會專稱通渠工作人員為「師傳」,也不會要通渠師傳去換燈膽,更不會賦予通渠師傳一個不堪的「毒男」形象。

他自問與陽光男孩此詞絕緣,只是一個普通人,上班下班,等出糧,躲在家裡睡覺,有空打打機,用app睇睇翻版劇/電影,偶爾跟朋友去行行山,或者去旺角深水埗打個白鴿轉。他沒有甚麼值得在FB炫耀,但也不至於像部分刻薄女職員般形容,只會去睇四仔和叫雞的「死kai仔」。

說到那個野外定向訓練班,能吸引他眼球純屬錢作怪︰七十元兩堂講堂兩堂實習,還包旅遊巴接送,真是比「大X假期」更抵。雖說最終發現原來定向與行山是截然不同的活動,雖說不好運動的他兩次模擬賽也是包尾,但總算多認識一樣新的事物,以及拿到兩張證書。

只是他沒有想過,自己的一時好奇,竟會有連鎖反應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在比賽前兩個星期的某天收工後,他終於有機會見見自己的隊友,其中包括營業部副總裁Thomas,內部稽核部高級會計師Carson,還有人事部助理主任Sue。出乎意料地,除了他之外,其他人都是自願報名的。他懷疑,他被征召的唯一原因,是避免出現了「嬲」字組合而已。

他對公司的怨念又多了兩分,他不解為甚麼這個「健康活動」,連他的放工時間也要剝削。 幸虧這個戰前會議不太花時間,他還趕及在阿媽收碗前,返回家裡吃飯。在會議中其實沒啥討論過甚麼,最重要的決議,就是「比賽當日,由Thomas作為隊長,領導大家作賽。」

這個實在太易解釋了,Thomas不論是自稱或目測,似乎也是運動健將,更重要是在公司的食物鏈中,他位於最高層次,更不用說他是公司的集郵王,甚至有傳聞他是某高層的私生子!

另外一個相對不重要的決議,就是要Kevin在比賽前練練跑。

「我可能真是跑得...不夠快,但定向...不是只有跑的!」

他作出這個辯解時,實在也頗心虛,他心知肚明,自己體能是四人中最弱,即使從外表也能輕易看出,所以Thomas以嘲弄的口氣,指出他很有可能是隊中負累時,他也無從反駁,只是連Sue這位女將也同意這個「無理」要求時,他又覺得不可能不反擊一下 - 雖然他自己也感受到這個反擊是如何無力。

不過Sue有一點比Thomas好的是,她雖然也有參與嘲笑Kevin,但亦為他提供一些有用的資料,就是給了他一條公司附近的緩跑路線,要他自己有空去練習。

心裡雖然不是味意,不過最後他還是面對現實,畢竟定向訓練班時,教練也很強調越野跑能力是定向的重要元素。他人生中第一次強迫自己動一動,的確要了他的命,不過第二次就輕鬆多了,他發現,放工後出一身汗,再洗過澡,吃個豐富的晚餐,原來比屈在家中打機爽得多。

戰前會議有另一個副作用,就是令他覺得參加這個比賽不能太兒戲,於是他專程到訪那個據聞有很多定向地圖可偷的香港定向Blog Blog趣,不巧地Blog主沒有到這裡跑過定向,沒舊地圖可以參考。當然他又不會花幾十元去買張郊區地圖看看,因為教練也曾說過,這些行山遠足用的地圖,精細度相比定向地圖是差很遠。所以他決定比賽中再算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雖說公司除報名費外沒任何資助,不過比賽當日,Thomas開車載大伙兒到賽事中心 (至於之後Thomas如何安置他的座駕,又有沒有被抄牌,他就無意深究了),起碼不用貼交通費,教Kevin順氣多了。

大伙兒安頓好,寄存好行李,按照編定的出發時間,二十分鐘前到起點報到。途中經過一個叫「教練閣」的攤位。隊中最老成的Carson第一次發言︰「其實我們應否先到這裡,向教練請教一下有甚麼秘訣呢?」

「定向即是尋寶遊戲,有甚麼好秘訣呢? 跑得快就成了。何況我們隊中有人上過所謂訓練班的。」

Thomas回答得有點輕佻,令Kevin有些反感。他想起訓練班的內容,絕非如Thomas想得那麼簡單。

到達起點,檢錄,進入出發區,跟著就暫時無事可做。忽爾,另一隊伍的一位中年男士,遠遠的對著Kevin揮手打招呼。

「我認得這個男人,他就是那本定向天書的作者嘛!他怎麼認識你的?」Sue好像發現新大陸般驚奇。

「啊,他是我上次訓練班的教練。我也知道他有寫書,不過他說那本書已經斷市了,你在哪麼買到的?」

「我那會這樣『神心』,我只是之前在公共圖書館借過來看看罷了。唉,如果我真的買了本書,我應該搭你把書拿給他簽名的。」

Kevin走過去與教練寒暄數句便回來集合。只是雖是同一隊,但大家其實並不熟絡,於是你眼望我眼,等待這十多分鐘,直至工作人員派地圖。

終於等到出發訊號一響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終於可以翻轉地圖看賽程了,這張地圖超級大,訓練班的地圖也只有它的四分一。而比例尺同樣是1:10000,可想而知比賽範圍非常大。 

「所有控制點我們也要到嗎?」Sue毫不掩飾自己的擔心。

 「我自己應該可以,不過『有些』隊友跑得慢,所以我們在時限150分鐘內,盡量到訪最多的控制點就是了。」未待Kevin說出「官方」答案,Thomas已搶先答道。

聽到Thomas似乎意有所指,Kevin惟有找一個破綻反擊︰「不是鬥多,要看分數的。有些點分數高,即是說難度較高。」

「那麼,我們當然應該先去這個14號point,它是最高分的嘛。快跑吧!」Thomas一指就指著離起點最遠的一個控制點,動身即跑。

「Thomas,我覺得你還是應先想想。這裡去14號point是一條死路來的,打完point後要走一大段回頭路。」Carson沒有跟著Thomas跑,令Kevin很驚訝。在戰前會議,Carson唯唯諾諾,好像從沒自己意見,想不到一開跑就反了。

「上訓練班時教練叫這做dog leg。」Kevin補充道。作為四人中職級最低者,他想即使公餘也不要多意見。

「Kevin,Sue,你們又有甚麼建議?」Thomas大概也預算不到Carson會頂撞他,於是來招「乾坤大挪移」,迫兩位較低級的隊員表態。 

Sue搖搖頭,她真的沒有意見,一來她對此認識不深,二來在工作在生活她也很少須要表態。「死氣」(dead air)了半分鐘,眼看直去14的議案還是要被迫通過了,這時Kevin卻非常不通氣地反建議︰

「我們先走這條路線,沿途有數個中等分數的控制點,去到15號時, 可以檢查一下時間,如果離時限還有個半小時以上的話,就經7、13、18再去14。臨返終點前,視乎時間再盡量取附近的低分數點。」畢竟用半分鐘想過,他說得頭頭是道。「教練說過,奪分式比賽切忌超時,像這次超時一分鐘就要扣10分,已是一個低分點的分值了。」

可能是他說得太流利了,並不似之前的他的表現。Thomas懷疑他是鬼上身,竟沒有再質疑他。於是大伙兒就按這個計劃前進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開首的中等分數控制點並不困難,只是相距比較遠。Carson與Sue一馬當先,雖然不太準確,但憑跟著其他隊伍,總算不太費勁地逐個找到。Thomas倒沒像脫疆野馬般一味亂闖,他始終有當隊長的自覺,知道成隊是一整體,缺一不可,於是他就留在後面,半拉半扯著Kevin前進,以免他落後太多。

Kevin也慶幸之前Thomas嘲笑過他,令他下定決心去練跑,所以跌跌撞撞下,竟還夠氣如自己預計般,一直去到18,時間上似乎還容許去取那個最高分值的14。

由18去14,是一段超過一公里長的路程,正如前述,到達後又要原路折返。Thomas說︰「不如我先跑一步,到了14號控制點再回頭找回你們罷?」

Sue倒也反應很快︰「我看過賽員須知,隊友間相距10米以上是犯規的。何況我想Kevin慢也不會慢太多。」

但Thomas好像聽不到這段話般,因Sue說完最後一句時,Thomas已在10米外。無奈,他們仨惟有自己繼續慢跑,幸運地途中沒有工作人員「抄牌」。只是到了控制點附近,卻見Thomas呆站路旁,樣子非常迷茫。「我在這裡大搜索了一陣,但怎麼也找不到控制點,是否放錯了位置?」

Kevin細看地圖,對Thomas說︰「之前我們到的控制點都是圈在小徑上,但這次你可以見到是偏離的,這個控制點不是在路邊的。即是說我們還未到。」


他把地圖反轉,「這裡控制點提示說它是在大石處。」再把地圖反回,指著現在的位置說︰「我們先用指南針找大概方向,穿過這小片可跑樹林,再找到這個建築物就好辦。我們可以從這個角落,依指南針直線50米,就找到這塊大石。」

「Good!那麼我們快跑吧!」

「不用急,其實我們和控制點距離已不遠了,現在快跑也省不了多少時間。反而走錯了,會浪費更多時間。」

他本來也懷疑,實際操作時會否這樣順暢。但發現原來只要做好路線計劃,的確可以很順暢的,沿著計劃好的路線前進,沒有誤差。他開始領悟到教練在理論課中的大道理了(雖然當時他覺得內容很悶,還小睡了一會)。不一會,他們已離開攻擊點(即建築物角落),向著14號控制點所在的大石進發。

大概之前打擊太大,Thomas還是有點懷疑︰「到這裡我還是見不到控制點。是不是真的這塊大石來的?」

這時Kevin已自信滿滿了︰「我們現在是向東南方前進的,提示說控制點也是在大石的東南面,即是說點是在大石的背面。」繞了過去,果然見到編號149,屬於他們的14號控制點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最遠最難的控制點也已找到,跟著就沒啥值得提了。按原定計劃,在返終點的路上,他們順道到訪了一系列較低分值的控制點,藉以再搶了一些分數,一切都按計劃進行,雖說最後Kevin終於頂不住抽筋,但在另外三人鞭策下,Kevin拼盡吃奶之力,趕及在時限前50秒衝線。

「We did it!」他真心感到亢奮。並不單是完成了150分鐘的賽事,最重要是,他第一次能在一個團隊裡,貢獻出自己的能力,亦獲得隊友的支持和認同。

他們最終沒有得獎,畢竟比他們體能技術超卓的隊伍有很多。不過,他們已發揮了全力,還有他這位弱者拖累,能進佔排行榜的前半,他們已是心滿意足了。何況公司根本沒對他們有任何要求。

「明年還要一起來啊!有Kevin這個智囊加Thomas這匹快馬,累積多一年經驗,下年可能可以奪獎呢!」Carson亦罕有地興奮。「Sue,麻煩妳替我們向Danny爭取了。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大伙兒沒有忘記還有一個餘興節目,就是公司贊助的晚餐。

不過其實Carson一早已表示,不會參與這個晚餐,因他的女兒明天有考試,稍後有機會會再約大家午餐補數。有點出乎意料地,Thomas最終也決定不去了,理由是他約了跑友(Kevin懷疑自己聽錯,其實可能是個兒童不宜的詞彙)。Kevin想,原來Thomas並不如心目中那麼討人厭。其實他不介意夾在Thomas和Sue中間的,只是也許嬌小的Sue並不是Thomas的菜罷?

結局是這頓晚餐,變成Kevin與Sue的獨腳戲。這也是Kevin第一次與異性同枱食飯(撇除阿媽外)。他以為Sue也會打退堂鼓的,但出乎意料,Sue沒有拒絕這次約會。他們這頓飯,吃得頗為愜意。他木訥不善辭令,不過Sue有公司內無盡的話題,他只需安於做聆聽者就好。不知不覺間,他發現眼前的Sue,其實長得很美,而且個性也很隨和,並不如Kevin心目中「人事部X婆」的形象,與對Thomas一樣,他想,做人實在不應太多prototyping的。

他大概是醉了,只是他更希望Sue也一樣是醉了。

到了飯局的尾聲,Sue拿著公司的信用咭結帳。Kevin心有戚戚然,他始終是個傳統男人,這很可能是第一次約會竟不是自己賣單。「下次有機會我請客吧!」

「不要傻吧,這次是公司做東的,不過再約吃飯倒也無所謂。」Sue咪著眼道,露出可愛的酒窩。「對了,有個尷尬的問題想請問你︰你喜歡林峯嗎?」

林峯?他怎樣MK,也不可能喜歡這位亞太區(亞皆老街至太子道區域)最受歡迎男歌手罷?不過,面對著笑意盈盈的Sue,Kevin竟似失控般輕輕點了頭。

「那太好了!」她遞給他一張林峯Heart Attack演唱會門票。「之前行政部Betty找我陪她看林峯concert,但我並不是他粉絲,難得竟然幫她找到一個知音。那麼你好好和她去享受罷!」

不是吧?!就是那位令公司所有男性生物聞風喪膽,被譽為「Bad Tea」(爛茶)的Betty?他腦裡立刻浮現她罵人時那個血盆大口造型,感到自己的笑容忽然凝固著了。只是,面前的Sue卻是笑得更燦爛了。

「實在不應該參加那個訓練班的。」Kevin自忖。



星期四, 2月 18, 2016

Här skrivs asiatisk historia - Skogssport有關第一屆亞洲青少年定向錦標賽的報道

若果大家有參與聖誕舉行的亞青少賽(或者同時舉行的週年定向錦標賽),應該會留意有一位不是參賽者的外國人,他其實是來自瑞典的記者,專程來採訪這次首屆賽事,之前放在這裡,來自Orienteering World的報道也是來自他的手筆。我不肯定他是否全職記者(雖然很大機會是,因他曾問我是否是以此維生),只是他說他其實不玩定向的,令我有點出奇。無論如何,能有數天與這位專業的定向記者一同「工作」,也是一個有趣而難忘的經歷。

資料來源︰Skogssport, 1/2016, pp. 14-23

不過小弟實在不懂瑞典語,所以其實不知內容,只是用了Microsoft Translate,大致知道標題意思是"This writing Asia history"「撰寫了亞洲歷史」(後註︰有朋友以瑞典原文意思,建議譯為「亞洲歷史在這裏創造」,我也覺得這是比較好的譯法)。

星期一, 2月 01, 2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