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10月 31, 2012

消失的賽區(18) - 白沙澳

本來這篇「消失的賽區」小弟想是在封筆之時刊登的,不過近日出現了一段新聞,而這個blog久未update亦令不少人以為小弟退出定向界,加上「實發」乃小弟的lucky number,所以趁著有些心機,速速在這裡留下數隻字,起碼讓大家知道小弟仍未死得。
由於這段新聞與是次主題無關係,所以只刊登了標題(資料來源: 星島日報 2012/10/24 A9版)

有好些朋友問過小弟為甚麼無恥地自號「白沙澳王子」。實情這可以分成兩部份︰「王子」是突顯小弟作為「定向富二代」的尊貴身份,至於白沙澳在小弟定向生涯裡,乃佔了很重要的地位,因為小弟第一次玩定向比賽,以及繪畫惟一一張定向地圖,地點也是在白沙澳。

不過在冗長的故事前,必須澄清一下︰定向界所說的白沙澳,與真正的白沙澳(即上述的白沙澳「濕地」)其實隔了一條海下路。「真正」的白沙澳範圍(即在青年旅舍以及白沙澳村的一邊),印象中沒用來搞過野外定向,我們以前使用的白沙澳賽區,乃在海下路的東面,位於爐仔石、獅地及大灘之間的無名稱地區 - 這恰與定向的景況很相似,既不是長跑、又不是行山、更不是越野挑戰賽,甚麼都不是。

要說白沙澳當然就要提小弟跑的第一場正式比賽,乃是在1986年4月舉行的「英軍野外定向錦標賽」(這個賽事相信在香港永世也不會再出現),事緣小弟之前一個月剛在家父慫恿下,上了由市政局(也是不再有的名詞)舉辦的野外定向初班。老實說,當時我只是想上過便算,畢竟我並不擅長運動,對任何戶外活動也沒啥興趣。但其後家父竟然在沒有通知的情況下,替小弟報了這場賽事(可見冒人簽名在定向界歷史悠久)。當年賽會還是流行提供旅遊巴接送的服務,心想當遊遊車河行行山,「浪費」一個星期日應酬家父也好,這就是我很不情願的第一次的由來。

這個「第一次」小弟跑得算是不俗,更取得冠軍 - 實情是因為小弟那組(H14 - 當年是最小的年齡組別,順帶一提,在此一段期間D14組是完全沒有參加者的)只有兩個參賽者,另一位參賽者的成績是DNF,因他在比賽中摔斷了手臂(回想起來這也算是定向裡面嚴重的意外之一)。值得一提的是,這位參賽者是小弟的鄰居,也是被家父捉往玩定向的另外一員,即是說若果沒有家父來這招「先斬後奏」,這個組別就根本沒有參賽者。不過老實說,我自覺跑得真的不錯,開始(錯)覺得自己可能是有些天份,於是縱使之後家父沒有威迫利誘,我也開始了跑定向。

白沙澳把我這個平庸得不能再平庸的小子帶進了定向界,在初嘗定向的十年間,我來過這裡無數次 - 正如在另一篇「消失的賽區」中提及,白沙澳以及嶂上、昂平以及北潭凹,堪稱定向界的「西貢四寶」,差不多每個賽季,也至少有一場賽事在這裡舉行,當中甚至包括1988年的世界杯賽事。此外,由於這裡毗鄰青年旅舍,故此也是Junior Squad Camp的必然之選 - 只是我沒幸運有那麼多Junior Squad Camp可以玩,我只是以教練身份在那裡協助而已(早期的Junior Squad Camp在培養運動員方面是完全失敗,但就培養了不少「玩」定向的人材,小弟很一部份定向朋友也是在那時認識的)。及後,小弟的屬會第一次搞賽事(色級賽)也是在這裡,之後更多次翻炒 - 包括僅有搞過一次的五週年記念賽,成為敝會的半個主場,更帶歇小弟有機會畫這裡的地圖(更叨光拿了個「最佳地圖獎」,有關故事可見此)。到了再後期,小弟成為二級教練後,亦有不少中班訓練在這裡進行,最有印象是其中有次與色級賽撞場,被總會警告,這當然從另一方面反映香港的賽區真的不多,但也可以想像當時這裡是如何的熱門。


白沙澳與之前介紹過的圓山金山一樣,也是死在敝會手上的「消失的賽區」(即最後的地圖是出自敝會之手)。只是白沙澳「死因」比較單純︰據資深會員回報,這區的植被,比20年前是茂密了很多,當年此區吸引之處,是有很大範圍的淺黃色(雜草地),但這些地區現在也變成了密綠間或者是深綠色了。最後一場在這個範圍舉行的賽事,倒不是由敝會,而是由AYP於2004年2月舉行的錦標聯賽賽事,不過當時的主菜是在爐仔石,白沙澳只是路過而已,當時除了最明顯的幾條小徑外,其他地方已是不能通行,而在此之後,這一帶就只剩下一南(北潭凹)一北(灣仔/爐仔石)兩個賽區,連帶牛過路、嶂上、狐狸叫等賽區也一起消失了很久,與金山等明明可以用都無人用的情況很不同。

白沙澳標誌著小弟定向的瘋狂年代︰實在白沙澳的位置超級不方便,在7號小巴出現前,根本沒有公共交通可以直達,只能坐94巴士到高塘再走30分鐘才到。但在這段時間,我幾乎是逢賽必到、逢到必早。其實不只是白沙澳,有更多「隔涉」的賽區,包括例必要爬升200米才到起點的牛過路、行到人都矇的花山、狐狸叫、黃公田、以及之前介紹過,走去要一個鐘但只玩得40分鐘的大浪等,也曾讓我趨之若鶩。比賽、教班、訓練加搞比賽,基本上是佔據了我那段時期大部份空檔,我有一陣子甚至到過西貢花園睇樓!

不過小弟這個曾經的神經病人,近日卻缺席了大部份定向賽事,搞得有些人以為小弟出了問題,甚至致電來慰問!其實最大的問題,就是「野外定向全攻略」還未回本,但虧錢也已是數年來的事,何況原先我是想用這筆錢念PhD,本來就與把錢丟到鹹水海或現在的情況也沒有分別。實情小弟只是單純的疲倦而已。是的,是純粹的疲倦, 我還是享受在陌生地方迷途,但又實在更想在假期時,在床上睡到自然醒。我好懷疑,除了未收經外(因沒經可收),其實我已屆更年期。這樣說其實很折墜,因為會得罪大批比小弟先進的定向朋友,只是,當體會到定向發展與廿多年前沒大分別,賽區多了,賽事多元化了,但覆蓋面沒變大,組織的陋習也沒有改變過,我實在找不到令自己興奮的理由。

若果今天真的有一場在白沙澳舉行的比賽,我也未必會報名參加了。我想,現階段我需要的,是單純的休息,小歇一下,累積熱情,再衝刺過(因為我也有目標,就是2014年去哈薩克玩亞洲賽是也!)。

如何前往: 在西貢市中心乘搭7號專線小巴,於猴塘溪或白沙澳青年旅舍下車。


這裡還有一個hidden agenda,就是曾有一位定向發燒友,高級助理警務處長Mr.Toby Emmet,在這裡有一幢別墅(80-90年代,但實際年份就不清楚)。這位Mr.Emmet實在有不少可以說,他的官階比(當時的)總會會長Mr.Birney還高,但卻毫無架子,對我們十分親切(不過因為我並不是他那個組別,所以接觸不算多),據定向老人稱,當年有很多定向難題,也是靠Mr.Emmet在背後的幫忙才能解決,只是他從不居功,故此得悉的人非常少。當然另不能不提他的兩位公子Adrian及Anthony,年輕時是人見人愛的小伙子(其實小弟只是比他們大幾歲,但從未接受過前輩這樣的讚賞,覺得很不公平),一段時間後有機會再見,嘩,真箇「十六十六少女會改變」!變得高大威猛,甚有乃父之風,可惜他們已不在香港居住,否則應可成為吸引女運動員的生招牌  - 順帶一提,當年還有一對外籍姐妹花Crystine Lee和Victoria Lee,想必也曾迷倒不少定向少男,而小弟有幸當年與妹妹同隊出外比賽,更曾羨煞過某些旁人,只是這些往事實在已不堪再回味了。
在網上版(Off Beat - 香港警隊官方刊物)中找到Mr.Emmet的照片,資料顯示他在1997年獲頒MBE勳章

後後記︰寫到臨尾,想找一些舊圖貼在這裡,卻發現我手頭上的白沙澳地圖全部不見了!開頭以為是萬聖節撞鬼,後來醒起好像是之前把它們借給了某君,但某君是誰以及是在何時借已完全記不起。如有好心人知道詳情,煩請通知一下小弟這個腦退化症患者,有勞有勞。

4 則留言:

Jennifer 說...

「封筆」實在是不願見到的,聽過不少少年人願意玩定向的原因,都是因為第一次拿獎!哈哈!

Ka Shing 說...

我倒還有數張白沙澳定向圖(是私伙珍藏),d植被生長是幾何級數上。有閒的話(可能是大家退休之年)可以去行下。
那區必須要發生大山火,之後才有機會再玩定向。

Ka shing

lun hsu 說...

最近研究白沙澳何氏故居.關於白沙澳定向圖, 很想看看,能夠嗎?

Lun hsu

lun hsu 說...

my email: hsuwailun11@gmail.com